老媽生死書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1

 

老媽的生命旅程、已經走向尾聲,完全合乎那正確的旅程,從生到死、從死到生。

人被生下時、是睡眠多過清醒,長大後睡眠逐漸縮短,老年時更是越睡越少,到生命旅程逐漸萎縮時,卻又反過來越睡越多,甚至到最後在睡眠中逝世..。

而當生命體的過程到此尾聲時,全身的細胞及器官、也已經在逐漸萎縮之時,病魔的纏身成了最後的橋樑,幫助人體做最後的釋放,引渡生命往另一未知的旅程而去...

老媽的腦瘤、已經在她腦子內潛伏了好幾年,她常常控訴頭痛,也常常愛讓人給她洗洗頭抓抓頭的,直到去年她的腦瘤開始迅速擴張,說話的詞句不清,視線也開始模糊,她就越來越少出門了。

到五月中旬,她自己也察覺到頭痛加劇,身體也愈來愈虛弱,從此、她躺在床上的時間也逐漸加長了。

後來、我完成了尼泊爾行程、又匆匆帶著大批的台灣學生、到古晉上課,順道帶他們回到古城來看老媽,當時、我只是匆匆忙忙過一夜、就又準備遠離回到工作崗位了。我們大伙坐在車內、吱吱喳喳興高采烈的、正要出發往下一個行程,我不經意的回眸一望,老媽她隔著那厚厚的老花鏡片,正對著我們的車鏡、弓著腰身緩緩的揮著手,似乎看出了老媽內心的依依不捨,從老媽的老態龍鍾、及那渴望我們留下的眼神,我才警覺到,原來老媽內心是那麼的疼我、愛我、需要我..!

天啊!她可能時日不多了,我自以為孝順父母,老爸走時我也是萬般不捨得,剩下老媽之後,我以為可以和時間賽跑,儘速把所有工作及使命完成,即可回鄉陪老媽安享晚年。剎那之間我才忽然驚覺、人算不如天算,原來老媽要的不是長壽、不是富貴,而是我們做子女的陪伴!

人的一生、也許可以做錯一些什麼,但有一些事是絕對不能錯過的。

做錯的事可以悔改、可以重來、甚至可以在往後的歲月懺悔。

錯過了的事,卻可能無法再彌補,甚至無法再重現。

做錯了的在最低限度、也已經發生過體驗過了,剩下的是收拾殘局,或彌補或哀傷,或無法彌補、或錯過了彌補,但祂畢竟發生過了。

錯過了的事,隨時間與空間消失,再也追不回、甚至不可能再發生!

爸爸十年前進走了、當時我自問有盡到孝道,在他晚年之歲月,常回家探望,也常帶他回大陸鄉下探親,更常陪伴著他老人家聊天閒話家常。

人的一生雖言短促、卻也似乎緩慢得、讓人感覺不到時光的溜逝,唯有生死的抉擇臨頭時,才會讓人驚覺到、光陰何等無情,生死何其迅速!

老爸他是一場急性流行性感冒症,成為他生命旅程引渡彼岸的橋樑,雖然我從修行中、早已經領悟了生命的真相、明了生死無常,但到得那生死的節骨眼,看著老爸的生命體的解脫,我還是萬般不捨得,更驚覺到生死何只無常、更是完全無可奈何啊!

老爸走後,我才警覺到陪伴著老爸的日子還是太少了,老爸喪禮辦完後,我躲起來大大的痛哭一場,然後瞬間收拾心境,又再忙忙碌碌投入工作,忘了老爸瞬間逝世之痛,也忽略了還有老媽她也已經近臨垂暮之年。

我妄想快速忙完所有工作及責任,就可陪伴著老媽安享天年,當我在車上回眸看到老媽的留戀眼神,我才驚覺到沒給老媽多少時間,我驚訝的察覺到、我正在重犯當年遺憾少陪伴老爸的錯誤!

我當下即刻下定決定,誓必更改時間表,把所有的工作、能取消的則取消、不得取消的則全部無限期挪後,以陪伴老媽為重!

畢竟的全天下的學生都可以等,他們還有時間,我老媽她卻不能再等,她沒多少時間了啊!

而絕沒想到、我還是沒爭取到多少時間,短短兩個月中、她的腦瘤一天比一天擴張,躺在床上的時間愈來愈長,起身活動的時間愈來愈少矣。

(待續)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2

 

我永遠記得、老爸逝世出殯回來的那一天,老媽自己一人在廚房、手中拿著一個碟子,在水槽中不停的洗擦擦抹、兩眼空空洞洞的直視前方、任水喉的水一直流動,良久、良久...。

我那天再度看到此情景,老媽於房中半躺,手中拿著一些珠寶金飾,分批攤放床墊上,凝視良久、良久..。

我知道老媽媽她在想什麼,她是在想身後事、在想分派隨身財物於子孫。無奈子孫滿堂、有粥少僧多之礙,啊...我真該死,原來我歷來買給老媽的金飾物,竟不夠她老人家為身後事分派而起煩惱!

「媽、您在分財產嗎 ? 數量可能不夠,我再去買些金項鍊金手環給您補數好嗎 ﹖」我故意裝著輕鬆的語氣,想幫媽媽分憂。

老媽只是靜默無聲,搖搖頭默默的把金飾珠寶一一放回盒內,靜靜躺下用手壓著前額,眼睛瞪著牆壁不語。

我不知老媽在想什麼,我只感覺到一陣陣的刺骨心痛!

我心痛不是因為、害老媽為金飾的分派而煩惱,我心痛是因為、我知道她心中對生死的困擾,倔強的她、平時連一個病字都從來不提,而今卻不得不無助的、獨自勇敢面對死亡,還得強忍著腦瘤的激烈痛楚,數著手中金飾物、盤算著如何平均分贈子孫。

天!是老天弄人嗎 ﹖還是我福報不夠 ﹖我竟然無法幫助老媽!我竟然目視老媽無助致此!我恨不得代替老媽的痛、恨不得代她一死!

這天底下原來真的有我束手無策之時!

老媽這一生是受盡多少苦難折磨,歷盡多少艱辛滄桑,好不容易挨到這八十高齡,正是安享天年之時,老爸卻先一步走矣。如此悲痛、老媽尚且能夠從拿著碗碟、在廚房獨自發愣發呆,一天復一天的靜悄悄渡過哀傷。好不容易收拾了心頭,正是含飴弄孫之際,這腦瘤卻開始擴張作怪,讓老媽不得安寧。

我不得不狠下心來、對她說出生死的大道理...。

人必竟要經歷那生命的生死過程、做完整的解脫、才是完整的生命旅程。

試想一想、一個永遠都不死的生命、在悠遠永恆的宇宙中飄流、會是如何的尷尬﹖

老媽的這一生已經學習完整。

我告訴她,生命意識的本質並沒有特定的我識,是生命體的成長過程中、聚集了各種記憶體,才成就了我識我執。

那來自整體能量的生命能量、透過吃喝呼吸而生存及成長,透過遺傳因子、輪迴的印痕、業力的延伸、業障的影響、及成長過程的記憶體的組織、而成就某種特殊單一或多種性格的自我。

整體能量所延伸出的生命能量、就是那麼樣的依靠這自我,做能量的操作及演變,完成了一段又一段的學習。

所以、人的一生重點在於學習,不單獨是「我」在學習,更也是整體在透過「我」而學習!

就如佛陀所說:業力的延伸及因緣生滅的演變,生命能量的完整進化而至完整的解脫,可分為四個程序;

(一) 睡著的生命、也即是整體能量所演變的、還沒有知覺的生命,如泥土沙石等。

(二) 半夢半醒的生命,也即是有知覺、卻又無法自主的生命,如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等。

(三) 自我知覺意識的生命,即是人類的生命意識。

(四) 覺醒的生命意識,也即是覺悟究竟的佛菩薩的生命。

整體的恩賜,整體能量在依業力的延伸,做不同的操作演變、透過以上四種過程的進化,完成了整段、從非生命到有生命、從非意識到有意識,從有意識到自我意識、到自主意識、到覺悟解脫意識、再回到整體圓滿意識。

因此、不是有人在活著、是整體能量在透過個體生命意識、完成了整段學習。

所以、人生下來就是不斷的學習;成長的學習,文化的學習、人際與社會關係的學習、婚姻及兩性情感學習、家庭中各種人情事上的學習、科學、數學、物理、化學等各種學問的學習、甚至各種生活上的智慧學習、及學習如何學習。

更甭說到生命的真諦的學習、佛法的學習...。

媽媽還是受到祝福的、她在坎坷不平的上半生、已經學習圓滿了人生的各種問題,她現在只須要學習、最後的也是最重要的、生命還原到生命的圓滿解脫!

(待續)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3

 

媽媽在七月中旬後、開始吃不下固體食物了,她靠著一些湯汁、來維持基本生存的生命能量能量。

我們能夠做的、只是弄一些「羅宋湯」、「山藥湯」、或準備一些純豆漿、鮮牛奶之類的液態食物,給她補充一些營養。

我們都知道她的腦瘤、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擴張、擠壓著腦內的各個神經系統,致使她越來越語焉不詳、視線模糊,喉部肌肉漸漸無法做吞食動作,日復一日、到了七月底、她連喝飲料維生都越來越無法吞啜了。

我們兄弟姐妹間、都深深的感受到很無助,我們都很明白、近九十歲高齡的她,腦瘤擴張乃至細胞病變轉移,根本沒什麼好法子可幫她治療,能做的也不過給她一些類固醇、或止痛劑之類藥物,盡量幫她減輕痛楚,我心裡有數,她恐怕挨不過十天八天。

人體的生命能量,是以地大、水大、火大、風大,四種特性的平衡、來維持成人體的健康現象,這四種特性,若有所失去平衡,則即刻出現不健康的情況。

譬如、地大太過則身體會呈現僵硬感覺,太少又會覺得酸痛感覺。水大太過則軀體水腫,太少則乾癟虛脫。火大太過身體發炎發燒、太少則發寒發冷。風大太過氣漲昏頭昏腦、太少則虛弱暈眩。

到她解脫前七天,我開始用心觀察、老媽她的生命體的四大平衡的變化。

首先是因為她無法進食、引至身體內的肝醣、肌醣、而至脂肪做自我燃燒!她的身體只相隔前後兩天中、就顯出極端明顯的消瘦情況,那是生命體的顯相正在做「地大」的釋放。

這時、腦部能量做地大的過盛,所形成的腦瘤,除了造成她的腦壓而疼痛不堪、逐漸的意識也模糊了。她的睡眠時間也越來越長,每一次醒來都會問時間,偶爾會起身坐坐,勉強吸收一些飲料、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然後、解脫前六天、生命體的顯相開始做「水大」的釋放,她的身體後一天比前一天、更明顯的顯現出乾癟脫水的狀況,她連說話都更少了。

解脫前五天,老媽忽然說全身很熱,睡覺開著冷氣踢掉綿被、頭部還微微冒汗,我知覺到她的生命體的顯相、已經進入火大的釋放。當晚召集了所有的兄弟姐妹、及每個家庭成員,子孫滿堂的與老媽同聚一堂,老媽她強打起精神,難得的願意被摻扶出房,在大廳坐了兩個小時,又抱孫親吻拍照又陪我們一一合照、還語言不清的講了好一些話。一生忌諱拍照的母親,當晚一反常態,簡直有求必應,任我們擺佈。可能老媽也知覺到時日不多了,她當夜興高采烈、吹著冷氣還一直說熱,和子孫過了個愉快滿足的、溫馨得讓人想掉淚的夜晚。那是老媽臨終前最快樂的日子,我心裡也知覺到,那是火大釋放後的、生命能量做最後的迴光返照,我強忍著眼角一顆、不知是喜悅還是落寞的淚珠,坐在一旁望著老媽發呆..。

解脫前四天,老媽的生命體的顯相,進入了風大的釋放,經過昨晚的迴光返照,老媽心滿意足了,她昨晚睡得很深、也睡了好長時間,白天也不見她怎麼覺醒,似乎進入了冬眠狀況。呼吸開始了微微沉重感覺,醒覺的時間很短也很少,她的腦壓更嚴重了,連一小匙的水都無法吞嚥,我知道她的生命體、已經完成了身體能量的四大釋放,現在的「祂」正準備透過她殘存的生命體、進一步做心理體的釋放。

解脫前三天,老媽的生命能量、完成了身理體的四大釋放,緊接著再進入了心理體的釋放,老媽的我識、開始隨心裡體的地大釋放而模糊了..。

( 待續 )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4

 

解脫前三天,老媽的生命能量、完成了身理體的四大釋放,緊接著再進入了心理體的釋放,老媽的我識、開始隨心裡體的地大釋放而模糊了..。

人體的生命能量運行軌道,依中脈、左右脈、拉出七個氣輪七個體,生命能量依每一個人的業、造成氣輪所凝聚的能量有所偏差,因此形成每一個人的性格、能力、格式、甚至命運都不同。

而能量也在每一個氣輪操作中,依地、水、火、風,四種特性、努力平衡著自己、以讓生命體保持著健康的顯相。

而那七個氣輪七個體、可分為;身理體、心裡體、心靈體、靈磁體、星光體、涅槃體、宇宙體。

一般的俗人,生命能量只集中在底下兩個輪操作,不是工作、睡眠、就是性愛,活在精神境界,集中在中間兩個輪,腹輪和心輪,藝術、宗教、信仰、修行、生命的探索,是生命的能量以此操作的特徵,喉輪是生命能量透過人體的知覺,覺悟後的知覺出口,能量集中在真眼輪的操作,已經是一邊在普渡眾生,一邊在做究竟湼槃的旅程,在最高點的蓮花頂輪,是能量透過生命知覺的旅程,完成衪學習的最終旅程,透過這個終站,能量完成了衪的學習,做最後的自由釋放。

  所以一般世俗的人,在生命走向終點的時候,能量會依個人的學習成就的狀況,就這四個氣輪的特性,做不同生命的釋放。

  這是老媽解脫前三天的狀況,她的生命體已完成地、水、火、風,四大的釋放,因此她已經無法自主身體的行動,尤其是水大的釋放,讓她連身體的排泄都無法自主,而因為身理體的四大釋放所造成身體的衰退,讓老媽的知覺正式進入彌留的狀況,心理體的知覺和身理體的知覺一樣,會在生命終結的過程,做四大的釋放。地大的釋放:使心理體的知覺,無法清晰也無法固執於任何理念。水大的釋放:讓心智不斷的操作在各種迷糊的回憶中,病人此時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睡眠、夢幻、及回憶縱橫交錯中迷糊度過。

老媽就這樣昏睡了整天,不再問日期也不再問時間,偶爾醒來也只是睜睜眼睛,意識糢糊的想交代些什麼,又再無耐的隨著意識的昏沉,再回到沉睡、夢幻、各種記憶片段所交錯而成的迷糊的畫面中,繼續沉睡下去。

  人類在生命健康而清醒的時候,若沒有好好的提前安排自己的後事,或自己想做的事,到這個節骨眼,身理體已經做四大的釋放,退到行動無法自主,緊接心理體也透過四大的釋放,退到知覺都無法自主,此時臨終者內心若有未完成的事情,會造成生命最後的彌留知覺,留下無上的困擾印痕,再度形成六道輪迴的其中因素,所以在生命的旅程中,生命的能量由生到死的學習,是不容許有困擾或遺憾的,圓滿生命來自圓滿的學習,圓滿的旅程,才能做亳無障礙的圓滿的解脫。

  老媽經歷了大半世苦日子,雖然現在子孫滿堂,各有成就,我對於老媽的生命旅程,在學習的圓滿及經驗的完整,是否能夠達到圓滿的解脫,完全沒有信心。但我想老媽的知足,是可以肯定的,我只能靜心的祈禱,老媽的生命能夠做完整的解脫釋放。

整個晚上我就這樣對著老媽,看著她睡著到像個嬰兒的模樣,明知道沒有做者或被做者,我的內心還是深深感覺到,平靜中升起的一絲漣漪。

今晚的夜色很美,願老媽睡得像明月那樣安祥,我知道我快要失去她了,可是我又何曾擁有過自己呢?可憐世俗的人,有太多爭奪不完的夢,老媽妳的旅程快走完了,妳是受到祝福的,可能是時間的確太晚,我那睏著的眼睛,濕濕黏黏的擦也擦不乾淨,如果那是淚珠的彌留在眼眶裡,那該代表是喜是憂,是解脫是離愁…………

 

(待續)請按下一頁PAGE 5

 

 

頁次: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