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生死書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5

 

我到今天還記得,老媽雖然無法說話,意識還清醒的那幾天,曾經用她的雙掌拍拍我的心口,再按按自己的胸口,帶著微笑對著我不斷的點頭,我了解她的意思是叫我放心,讓她平靜的離開。

老媽當時的心態,已奠定了自我解脫旅程的基礎條件,因為,人若是無法對死亡做出完全的準備,尤其是心態的接受,對生命的解脫是必然的障礙。

解脫前兩天,老媽心理體的釋放,已延伸到火大,在火大的意識釋放過程中,臨終者會覺得,全身熱烘烘的,腦帶的知覺也是熱烘烘的,這個時候生命體已得到了死亡的訊息,對沒有修行又不接受死亡的事實的臨終者,此時全身的內分泌及細胞的新陳代謝會變成非常的雜亂無章,有些部份想要接受死亡的訊息的解脫,有些部分卻又自主掙生存,如此會讓臨終者,不斷的喘息掙扎而倍增痛苦,也會造成死亡的恐懼,及中陰的業力延伸。

若是一個大澈大悟的解脫者,隨著生命死亡訊息的釋放,不論生命的裡裡外外,依或是身、心、靈的各個部分,都會欣然的緊密結合在一塊,做死亡的澈底準備,以便做生命的澈底解脫。

老媽她不是對生命惦戀的前者,也不是大澈大悟的後者,老媽只是個活得足夠,學得滿足的生命終結者。這最後的一個關卡,老媽還得做出許多的努力,去完成最後的生命學習跟體驗,以便完成生命完整的釋放。

在火大的釋放過程中,老媽的心理意識,雖然是暖烘烘的,昏沉沉的,但生命深處的內在意識,還是能夠繼續保存,一絲生存著的生命生存意識,這一絲生存著的生命意識是非常重要的,生命的最後解脫與釋放,完全靠衪來主持,這組殘存的生命生存的意識,是整組生命能量的最後背景意識,這組背景意識,不容許受到任何情況的騷擾,而造成任何影響,只要一生出執著的知覺,必將造成業力的延伸,中陰的輪迴。

因此生命能量的旅程,在一生的學習中,最講究在踏實的生活,沒有遺憾的生命,更講究死亡前的各種準備功夫,以便進入完整死亡的旅程,做完全沒有生命罣礙的解脫。臨終者在心理體的意識、四大釋放過程中做火大的釋放,是非常重要的終結點,臨終者將這意識,完全集中在真眼輪,做最後正確釋放的準備工作。

不同的生命與學習,造成不同生命執著的傾向,對生命沒完沒了的諸多惦念者,背景意識會集中在心輪以下的各個氣輪,充滿慾念的生命意識,會傾向於腹輪和海底輪的執著,造成生命能量的六道輪迴。生命能量對情感的掛念,或對感性的得失牽掛,會傾向於腹輪的操作,以此類推。

因此多日以來,我都一再提醒老媽,到了這個節骨眼一定要堅持專注在真眼輪,一定要堅持掌控著溫柔祥和的呼吸,更是一定要堅持看著自己自主斷氣,此時生命的背景意識,一定要專注在真眼輪中,告訴自己有呼吸和沒有呼吸是一樣的,這是最難過的一關,這生命最後殘存的,也是生命能量的真正背景意識,只要稍有恐懼或遲疑,就會造成各種掙扎,生命因此無法圓滿解脫,業力因此繼續延伸,沒完沒了的生命故事延續,繼續沒完沒了的演變下去。

莫需有的執著,造成莫須有的痛苦,莫須有的痛苦,造就莫有的輪迴,以後所演化出來的、也還是莫須有的痛苦!這些複雜難懂的真相,老媽呀~妳不需要去懂,你只要完全沒有罣礙的,平靜圓融的,一心一意接受死亡的來臨,掌控呼吸的柔順,而至最後的平靜釋放就可以了。

裡面的道理可以比未知的量子力學還要複雜,也可以像關掉電燈的開關插頭那麼樣的簡單,換句話說,整個最大的障礙關鍵點,還是那個我識我執的生命知覺意識,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我坐在床邊看著老媽的彌留,我知道我真的快要失去她了,能做的都做了,我還能做些什麼呢?我有資格留下她嗎?我有可能留下嗎?我甚至不曾擁有過自己,這是痛苦的抉擇,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天人交戰吧!

你一邊知道衪就是這樣的發生著,另一邊卻又不想要這樣的發生。

你明知道衪裡面沒有做著和被做者,但你還是會嘗試的想要做些什麼、

到這最後旅程的生命臨終者,若是真的想通了這一點,不再恐懼也不再掙扎,死亡反到成了真正的祝福,成為美好的、圓滿的、永恆的休息。對生命能量的釋放來說,真正的變成了輕而易舉,而且理所當然的一件小事。

今晚的月亮、是一片橙紅色的,明明亮亮圓圓大大的掛在天空,連夜空也變成一遍橙紅色,似乎像是天上的佛菩薩開亮著燈,在等著迎接老媽的回歸。

老媽的心理意識的火大釋放,已進入了最後的尾聲,風大的釋放接踵而來,老媽的呼吸變成有點沉重的喘息。

老媽的心理意識,也變成類似呼呼風聲的糢糊與混亂,但是看得出來老媽有跟隨我所交代的狀況來做,老媽對真眼輪的專注與執著,甚至皺著眉頭,在眉心出現一道垂直的縣針紋,我預算老媽大概還有、最後十二小時的生命旅程,到明晨之後老媽的生命體,應該會做圓滿的結束與釋放,所有身理體的痛苦也將隨之雲消煙滅。

這對老媽來說,是無上的祝福與恩賜,我必需努力保持內心的平靜,吩吋家人也保持內心的平靜,儘量不造成任何騷亂,讓老媽好好的體驗完這最後的旅程。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離我去者今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蘇東坡.李白的骨頭都早已變成化石,我自己的這一段生命能量旅程,也不知道已轉變多少千百億萬兆次,這悲歡離合的知覺,衪管你覺不覺悟,像中耳內的發癢,不搔它不行,搔了也還是不行。

活在身邊的人多了一分愁懷,二分愁悵,倒是這準備解脫的臨終者,若真箇能放下一切、倒還真的是:「難得糊塗,樂得清閒」。

老媽的彌留更深沉了,那微微沉重的喘息聲,倒變得像似熟睡的鼻鼾聲,我離開老媽的床沿,內心不知是喜是憂,走上二樓、打開陽台玻璃門,站在陽台上、對著澄紅的月亮、及橙紅色的夜空發愣發呆。

仰頭問天上的諸佛菩薩:「你們已準備好要帶她走了嗎?」

虛空之中似乎聽到衪們的回答:「別儍了!你甚至不曾擁有自己!有一些事情在發生著,衪沒有做著,也沒有被做著!"

一切切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整體的能量,依業力的延伸在重疊、在交流著。所有的分別都是多餘的,所有知覺也是多餘的,不論你去做什麼或不做什麼,也都是多餘的,因為衪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老媽、讓我把這明明亮亮的、大橙紅色月亮送給你。如果你有靈魂,我願意在每一個晚上,擁抱你在月下共舞。如果沒有靈魂,過了今晚之後,我就只能夠擁抱月圓來回憶你了。

佛菩薩也許會在虛空中、咬文嚼字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那就這樣傻儍愣愣的一動都不動,讓澄紅色的月光去擁抱這個笨蛋好了。

媽媽今晚上是最重要的時刻,你要勇敢,你要堅持,好好的體驗,好好的走完這段旅程,我們一起努力,今晚不但是你在解脫,我也在陪著你在解脫。我會把這個訊息貼在網頁上,也幫助更多像我這樣的笨蛋,願都在今晚共同解脫……..。

 

 


臨终解脫之法——媽媽16

 

叩叩叩..(敲門及慌亂聲)師父、咕嚕、快起身、媽媽好像不行了...

要來的終於來了!

我昨晚陪伴著老媽到凌晨時分、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軀殼回到房間,摔倒在床墊上,感覺到剛合眼就被叫醒。

窗外天空已經大白、我內心卻馬上陷入黑暗!

明知道該來的總還是會來,聽到慌亂的呼叫聲,頭腦還是頓時黑沉沉的一遍!

整顆心臟卜卜碰碰的、像要從喉部跳出來的感覺!一顆淚珠逆向行駛、卡在眼眶一角,不知要任祂流下還是要回收﹖

「老爸!別怕!我來了...」剎那間想起了十年前、幫助老爸解脫的情景。

歷史總是喜歡重演,我用最快的速度,一頭鑽進廁所、潑一把泠水把眼眶淚珠沖掉,摔摔頭轉身往樓下衝去....

 

「老媽別怕,我來了!」

我用最快速的時間、把袈裟披上、禮佛三拜...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蘇東坡、朝雲暮雨、都去了那裡﹖

 

「離我去者昨日之月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長空萬哩送孤雁,對此可以憩高樓!」

李白啊李白!希望老媽也如此洒脫!

 

老媽的生命能量、正在做心靈體的風相釋放!

老媽的身體已經瘦弱不堪、她仰靠著枕頭躺在床上,虛弱而微急的喘息聲卡在喉輪,兩眼迷糊的沒有視焦,看得出來她有點慌亂..

媽媽、別慌亂,放鬆、先管好呼吸、再專注在真眼輪..

我一邊用念力做傳心術、一邊還怕老媽收訊不良而索性用講的:

「媽媽、記得我所教的嗎﹖此時的你會呼吸困難,甚至在呼吸過程中吸不到氣,但您要記得、當生命旅程走到了盡頭時,有呼吸和沒呼吸是一樣的。」

現在、放輕鬆..做風、喘、氣、息,進入越來越細微、而輕輕柔柔的息相的氣的管理。雖然能吸入的氣會越來越少,會有嚴重的窒息感,但老媽您可千萬別掙扎著、嚐試恢復呼吸,反而要順其自然、完全無礙的接受死亡、全心全意的接受生命旅程中、無上殊勝的生命解脫的來臨!

老媽果然放鬆了呼吸的掙扎、做出了有呼吸和沒呼吸、都同樣輕輕柔柔的呼吸動作,逐漸逐漸的越調越平靜、平衡、平穩...

很快的老媽的眼神忽然間亮了一下、還隱隱約約的現出一絲微笑,那是人體生命意識,在完全的接受了死亡的來臨,完整的解脫發生了...

首先、是多巴胺的釋放,修行者或全然接受死亡者,因為全面接受了死亡的發生,因此會甚至於好奇心的、欣然的等待著、這一個無上殊勝的解脫過程的來臨!

因此腦內會先釋放出大量的多巴胺,解脫者不但沒有了恐懼,還產生一股莫名的一絲絲興奮感覺!

此時、生命能量做靈磁體的、最後生命意識的四大釋放...

緊接著興奮的多巴胺的釋放,解脫者進入了全然而欣喜的死亡過程,此時、最後的生命背景意識,依靈磁體準備做地、水、火、風,的最後一圈的釋放!

緊接下來同步發生的、是全面的腦內啡呔的釋放...

剎那之間、老媽的身軀變成了軟軟鬆鬆的,腦內啡呔開始了產生作用!

我趕緊結了個幫助臨終者解脫所用的、金剛三昧涅槃手印,先重按在老媽真眼輪上,緊接著我把自己的額頭、緊貼著老媽額頭,用蓮花頂輪和老媽做深入而完整的、深層念力的溝通及引導,為防外在的光線擾亂,我用袈裟覆蓋了我和老媽的頭部而至整個上半身,並開始用喉輪及念力、念動解脫的咒語。..

( 待續 )

 

 

临终解脫之法——媽媽17

 

唵阿彌里達....唵喃帕三瑪喇....哪嘛...那嗲嚇那嗲嚇........唵卡卡卡........梭哇卡.................

 

梵唱在念力催送中、從深沉的喉輪、轉化成超低頻的聲波、充滿感性與磁性的,漫無邊際的傳送出去...

 

宇宙中一切能量,轉化在地球上的人類知覺意識的認知範圍,以今日科技文字的說法及測量方式,已知的研究可分為六大類;

頻率、波長、光譜、密度、磁場、比重、這六種條件,也是能量在運動或運行的方式,速度、重力、光線、聲音、物質、所有的動作都離不開這種範圍。

梵唱的聲波及念力的腦波,都是能量的傳導,也都離不開此六種基礎條件。

 

老媽的生命意識,已經無法和外界溝通,連那堅定不移、剛毅不屈的主體意識,也因為透過那生理體、心裡體、心靈體、一圈又一圈四大的釋放,已經逐漸解體,生命能量正在依著、正確的生命意識解脫步驟,一步步的做正確而自由的釋放。

 

老媽就那樣的靜躺著,呼吸正在從急切喘息的狀況,透過我給她的梵咒及念力的引導,做出正確的「真眼輪」專注法,及正確的「氣的管理」,從風相、喘相、氣相,漸漸調息至平順、平穩、而至平靜的息相...。

 

老媽此時呼吸柔順、平衡、穩定,還一步一步的調細、調微、放慢、放鬆...。

看得出來老媽非常鎮定安祥、寧靜的靜觀生命能量的解脫過程!

 

周邊的人也非常寧靜的、團團圍繞在床沿,兄弟姐妹親朋戚友、有靜觀一切的,有微微好奇的,也有紅著眼眶、強忍淚珠的,皆合掌肅立、靜待老媽的生命旅程閉幕...。

 

「娟娟恆娥月,三五二八圓又缺,慈眉禪鬢輕別離,一望一見心斷絕。

心斷絕、幾千里,夢中不聞瑤池音,淚覺不滴奈橋水,奈橋兩岸有情深,

俗人不知弗人心,夢覺更奏離別琴,調高弦絕覓知音。

俗人唏俗人、不知為暮雨唏為朝雲,觀心一夜蓮花發,開在心田呼娘親。」

 

老媽完全準備好了,我也準備好了...

沉穩的、低頻的、慈悲祥和的梵咒,持續透過念力和老媽腦波共振,幫助老媽最後的生命背景意識、深深的覺知死亡正在發生,也幫助老媽的殘留業力,欣然接受死亡的解脫...

老媽的呼吸非常細微,但卻平諍祥和、完全無礙。

屋簷下沒有生離死別的哭哭啼啼,倒有點像是臥龍的「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周圍氣氛在莊嚴肅穆中、帶著溫馨的寧靜平衡,連後院的狗也不吠,樹上的鳥也不叫、蟲也不嗚。

除了那念力透過喉輪、發出持續平穩慈悲的低頻聲,一切像是止靜的畫面,止靜在一副永恆的止靜畫面中。

 

老媽一生的努力成果、是圓滿無礙的。子孫滿堂聚在一起靜穆無聲,靜待老媽的解脫,恭送老媽的生命能量、進入另外一個全新的旅程。

老媽體內的多巴胺已經釋出、心靈體已經做完風大的釋放,只等老媽一斷氣,最後的腦內啡呔、會完全傾巢釋放出來,而生命能量會從最後的靈磁體、做「地大、水大、火大、」而至最後的銀帶、做最後「風大」的釋放,完成整段解脫過程!

老媽此時身體是柔軟的,心境是柔和的,心識也是柔順安祥的,甚至夾帶著一絲察覺不到的、那種:「該來的終於來了」的全然放下後、喜悅的欣然接受感覺。

 

最重要的是,老媽不再頭痛,永遠都不再頭痛!

老媽一定會驚訝的發覺到,這一完全的放下、頭不再痛、一點都不痛了,而且內心變成完全輕鬆舒暢、完全沒有障礙,完全自由釋放!

 

原來死亡一點都不恐怖,只要生命中的學習、有真正被弄懂了,只要生命旅程有完成了整段學習,只要生命體的過程中、沒有造成任何無法彌補的遺憾、或無法忍受的障礙,只要那臨終者是完全放得下、完全準備好要解脫,只要..只要..

 

其實、只要閣下到臨終那一天,是完全欣然接受死亡的發生,死亡就會是一種無上的全然的祝福,是一種無上的全面的恩賜!

祂是上帝的恩賜、佛菩薩的恩賜、整體的恩賜...

 

一切業力的延伸、所結溝成的知覺意識,不論是愛恨情仇、喜怒哀樂,只要以上所述的因緣俱足成熟,都成為無上殊勝的自由解體釋放!

像果子熟了就要離開母樹,又一個全新的旅程!這是絕對狂喜的,絕對值得慶祝的!當然、不是因此叫閣下您自殺來解脫,那是逃避生命中的學習,反而弄巧成拙。

因此、眾生可能不暸解,死亡是生命能量生滅過程的必經之路,死亡不但一點都不恐怖,而且還是充滿喜悅、完全正經八百的浪子回鄉。

整體能量化分成的個體生命意識,在生命旅程中、造就了知覺意識上的眾生,眾生的知覺意識,又本末倒置鳩佔雀巢,造就了無名的煩惱,明明是喜悅的回歸,還以為是十八姑娘離親遠嫁,不欲上橋前往夫家,哭哭啼啼自以為踏上不歸之途,那是非常可笑、而又完全滑稽無奈的!

所以、俗人用哭哭啼啼來面對死亡,一般臨終者更是恐懼死亡、盡其所能去抗拒死亡,最後都垂死掙扎到、面孔扭曲身體殭硬、結果都不得不死、而且都死得很難看!覺悟究竟或覺行圓滿的解脫者、在死亡來臨的這個節骨眼,往往會帶著一絲、隱藏著的神秘而自由的笑容!

 

現在、老媽完全準備好了,我也準備好了...

 

我持續那沉穩低頻而慈悲祥和的梵咒,透過念力和老媽腦波共振,幫助老媽完全知覺死亡正在發生,也幫助老媽完整的欣然接受死亡...

 

資深的修行解脫者、若非大澈大悟、(完全體驗只有行動在發生、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也得在此時小心異異,保持著中脈、左右脈的絕對順暢,以便生命能量能夠在七個氣輪七個體的釋放過程中、完整釋放無誤。

如此以來、生命能量才能夠在完全沒有頭腦介入的過程中,完整的容一切切的發生、還原到那一直保持著的:「祂本來的樣子。」

 

老媽很幸福,沒有這些障礙!老媽只要專注真眼輪、欣然接受死亡解脫、靜觀自己的呼吸斷絕就行了,其他的一切由我來引導代勞即可。

在這節骨眼,旁觀者清、當局者更不能迷。

老媽不單止完全瞭解了、最後解脫的道理,也正在體驗那最後解脫的喜悅,老媽此刻更和我建立了、完全互相信賴的非二分性定界中。

這時候、雙方對生命解脫過程的處理信心、互助建立的澈底信賴,及對生命意識澈底釋放的絕對信念,是完全不宜有一絲一亳動搖的!

 

「媽媽、準備好了吧!最後三口氣就了斷一切,記得哦!有呼吸和沒呼吸是一樣的!」

 

我的大姆指用力按在老媽的真眼輪,幫助老媽加強真眼輪做鑽孔的專注力,梵唱的頻率、讓老媽生命能量的背景意識,平靜、平衡、平穩不動,一切切的發生保持著祂本來的樣子,保持在欣然接受中...

 

祂就是這樣的在著、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待續),請按下一頁PAGE 6

 

 

頁次: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