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瑜珈學員分享

 

Phoenix Lee: 面對生死,在過去學習的經驗中,大部分是用來幫助在生的人,由其是自己面對親人離世的不捨,自責,思念,放不下。。。。
因為曾經敬愛的親人離世,僅管多麼的愛與在乎,走向死亡的旅程,卻驚訝自己的無能為力,買最貴的藥, 最好的病床,最舒適的環境,最出名的醫生,卻仍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在往生前的受苦,折磨,直到急救,斷氣,出殯。。。
 
到底,我有幫上忙嗎?我們所做的一切 ,確實是一個臨終者需要的嗎?還是滿足我們自己那不捨,恐懼,不安,執着的心,甚至是個人的信仰信念呢?
生命中,我非常感恩這位摯親的離世,開始了我探索生命的念頭。有意識以來,卻總是忙忙碌碌,從學生到出社會,共同點就是忙忙碌碌的無意識的慣性忙碌,直到死亡的出現,讓我終於拉停馬車,看看自己在那?在做些什麼?要去那裡? 為什麼要??????? 
僅管忙碌仍存在,但越來越有意識在知覺生命的一切,消緣了業。。
 
幾年前,另外一位摯親也開始到了生老病死,成住壞空的後面階段,那個時候的我,雖然學習很多身心靈成長的各種靈性知識,幫助到的是更有意識的做該做的能做的,盡量陪伴家人,付出一切愛,盡力了解對方需要的。卻再次發現到對生死觀念的匱乏,在次我想談的,不是放不下,不是情緒,不是能做什麼。而是,那段時間,我看見自己懂得知道的,大多是對生者使用的,對一個正在病危,往生的摯親,到底,他需要什麼? 什麼能真正幫助到解脫?
 
親眼見識與陪伴親人從老化到病到亡的過程,不論它是多麼正常的生老病死的過程,如果對生死沒有足夠的認識與了解,對我們凡夫而言,都是各種"痛苦"的體驗。因為不捨,因為是那麼的愛與在乎,對彼此的執著,與受苦的不捨,都是我們凡夫體驗生死中,不甚兮虛的感嘆。因為是那麼的愛家人,那麼的感恩摯親,除了醫學上身體上,目前醫學或自己有限的知識範圍所能提供的一切,我仍好想知道,到底,對一個正在邁入死亡的過程中,還能有什麼,能夠真正幫助那其實不生不滅的意識, 以往我認為是"靈魂"; 但現在我不再認為那是一個"靈魂"; 一顆水滴回到大海,水滴在那? 還有水滴嗎?是什麼分別出"大海" 與"水滴"?
 
感恩緣份或感恩家人的福報,那時。。。咕嚕第一次在台灣開出了生命觀課程,原本是為了許多年歲以高的老學生究竟解脫之用,因為對摯親的愛,讓我再次尋找到上師,找到究竟解脫的方法,找到一代一代在雪山中密傳的各種修行者,古典瑜伽師的修行之法。感恩我兩位摯親,一位開啟我對靈性成長的好奇; 一位帶我踏入究竟的修行。
最近很多同學因為一些個人因素,不能來參加生死課,有些說我已上過兩次,你真的弄懂過去你所學的嗎?我都上了4次才明白怎運用,而且guru的堂不只是只上一,兩次,而是次次上都會有所得著,究竟法的是有很深度的,段數班我參加過6次。
當然啦,要看個人的時間及能力。

 

頁次: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