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問答

學生盼藉由抽象到具體的提問,以「GURU現階段將要廣傳喜馬拉雅山實修之究竟密法」,探析Guru所傳法門之源頭、內涵、實修經驗,及廣傳使命。

殷切寄望GURU深入淺出的開示,能潛移默化、根植中土。更盼望這對舉世尚稱陌生的法門,能由台灣宣揚到世界各角落,讓昧者釋疑止謗,甚至激發其虛心向學;讓迷者早日找到回家的路。

台灣學生吳美玲(本文轉載於台灣喜馬拉雅禪修學會部落格)
  

一、喜馬拉雅山的實修密法,與南傳(小乘)、北傳(大乘)、西藏密宗、大陸文革前的佛法(達摩祖師傳入)、台灣光復後的佛教,有何關聯性?又,「佛法」與「瑜伽」的關係為何?

答:東南西北傳都是胡說八道,佛法即是修行的究竟法、瑜伽即是修行,修行即是瑜伽,究竟瑜伽及佛法都是指究竟法!

從不同的方向及路程進入,最後的終點都一樣:沒有人在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二、何謂「修行」?

答:對生命的真諦及真相、做出修悟行証,弄懂後終於可以玩了、也玩到不亦樂乎!

 

三、人生在世,何以須修行?修行對現代人的身心會產生功效嗎?

答:有人糊塗過一生,有人非一探究竟,能夠在有生之日、弄懂一切有情生的真相、在生命體的過程中玩個不亦樂乎豈不不亦樂乎﹖!

 

四、修行有「年齡」限制嗎?

答:有!斷氣前都要不斷修行、不斷去弄懂一切。

 

五、修行必須在一定場所嗎?

答:對了!在閣下內心、走到那修到那。

 

六、修行與「神通」、「外道」有關係嗎?

答:都是修行、也都是在玩,神通及外道都有執著、都不經玩也玩不起,只有究竟了才是真正的在玩、也許您會稱之為真正的自由

  

相較於各宗派所謂的修行態樣,佛陀所傳的實修究竟法有何獨特之處?可否略述修行內容?

 答:佛陀沒有獨特之處,佛陀一直在說真話、說來說去都只有一句;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只是無明的眾生在自做聰明自以為是。

  

八、「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據此何謂「覺悟」?

答:大家都在發神經!嘻嘻…….

 

九、同等的覺悟者,其所經驗的是相同的「東西」嗎?

答:誰在裡面﹖有誰會去懂呢﹖

 

 十、「誰」來判定這「覺悟」?是上師或「就是知道」或「不可說,不可說」?

答:您反正得空、就由您來判斷好了!嘻嘻…….

 

十一、GURU覺悟後,能相通於過去、現在、未來所有「覺悟以上者」嗎?又,何謂「涅槃」?

答:咕嚕覺悟後、發覺到過去的覺悟者都是老千、所以現在輪到這個我來做老千,但比較進步了、稱為老萬!

涅槃是吃飽太得空,沒事找事做!

 

十二、能以現有科技知識觀點來詮釋「覺悟」、「涅槃」?

答:從量子場論來、回到量子場論去。

 

 十三、而,覺悟者如何看待現在的科技文明呢?

答:遊戲進步了。

 

十四、什麼因緣讓GURU您從一個凡人決定上喜馬拉雅山修行?

答:咕嚕年輕時,一場意外,從高山瀑布摔下、成了半植物人、為了重新站起來、才輾轉尋找到喜馬拉雅山,為治療自己的身體,卻誤打誤撞的進入了究竟法的修行。

雖然咕嚕的上師說,咕嚕是偉大的文殊菩薩轉世者,咕嚕寧願說:萬法因緣而生、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十五、請問GURU如何在山上尋得您的上師?

答:一跛一拐的走在安娜普拿雪山峰山腳,是上師找到我,不是我找到上師

 

十六請問平時上師是怎麼教導的?是否要唸經執事?

答:一路走一路學、千山萬水走在喜馬拉雅山,沒有目地的目地、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十七除所學般若禪定般若波羅蜜究竟法外,GURU還知道或看過在山上有那些較特殊的修行方法?

答:各種體位瑜伽法、各種靜心瑜伽、各種金剛續密瑜伽修行,簡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咕嚕的上師們只讓「他」學究竟瑜伽及能幫助究竟的究竟法。

 

十八、請問GURU在修行過程中是否受過戒, 有沒有學習僧團生活, 如果受過戒,受戒上師是誰?

答:曾被安排到緬甸一所古舊佛寺受戒,授戒上師是緬甸以前的其中一位國師Sayaro Upanicha. 授戒法號Upanita Anand .完全過著一缽一衣的身無長物的、徹底托砵過午不食的僧團生活。

 

十九、可否請GURU說最後覺悟的過程?

答:不可說,請跟著實修者的腳步,自己體驗,因為眾生本已覺悟!

 

二十、密法有緣者得之,本不廣傳, 請問什麼因緣, GURU決定將喜瑪拉雅山傳承甚深的修行密法廣傳?

答:佛陀傳法給大迦葉尊者,兩千五百年佛法將再度廣傳的信約已如數到期!

 

二十一MAHA GURU、GURU、祖古、高級喇嘛、仁波切……等喇嘛在修行層級上有何不同的角色,請問GURU是否達到MAHA GURU 的層級?是否要由上師認證?

答:不論在以前的西藏或喜馬拉雅山歷代修行的慣例上,修行僧喇嘛的老師是仁波切、仁波切的修行上師為在廟後不問俗事,山洞的閉關者「祖古」。

祖古有修行問題則孤身往喜馬拉雅山問道於咕嚕(就像當年那洛巴上師尋找帝洛巴大師問法)。

馬哈咕嚕是所有咕嚕的最後的修行老師,亦是覺悟究竟、但還未覺行圓滿、究竟解脫者、為幫助眾生共同究竟而留下來到處渡眾的的阿蘭樂(Aranda-viharim)行者。當然、還是那句老話;有一些事在發生、裏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二十二、
所有覺悟者皆以不同的角色傳法渡人,如三祖僧燦以流浪僧傳法,奧修以犀利的言語解析,GURU以何種方式傳法?

答:哈哈哈..眾生本已覺悟、因無明徒生煩惱、徒墮輪迴。無法可說、無法可傳、純粹在陪大家玩!

 

二十三、請問一般人行善與修行有何因果關係?

答:願意行善照顧眾生、既是已經開始修行,進入修行既是開始關懷眾生。

 

下一頁

 

頁次: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