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預防與修復" 焦慮症候群"–自殺與殺人前自我療癒

.內分泌作怪

我來文大演講好幾次了,平時都是開開心心的來,高高興興的離開,

這次好像 心情很沈重,而且大家心情也很沈重,好像我們在面臨生死關頭的感覺。

其實每個人一呼一吸之間都在生死關頭,所以,的確要沈重,那也不需要太沈 重。

首先,讓我們為這次捷運的受害者,而至全世界這些無辜的受害者默禱!

希望他們能夠迅速的轉個好胎,又再回來重新學習!

那我們也為這一連串事件的無明行兇者禱告,不要以為他是兇手,我們就不把 他當人看;

被害者的家屬的內心是非常沈痛的,而兇手本身的家人呢,應該是 加倍的沈重,被害者的家人是傷心、心痛,

可是我們可以想像,兇手本身他的 家人是那種更加難以接受、承受。

這是兩種極端的思想,一種是「我的家人死了,我很生氣,我很心痛,我恨不 得兇手馬上被判死刑」,

這個事情已經有一個定局了,已經有一個結果了。

但兇手的家人呢? 對他們來說才開始呢! 被害者己經有結果了,

這故事有結 果了,定局了,人死了,現在是要報仇,

要把對方繩之以法,把他槍斃?還是 與其多死一個人,不如以德報怨,多救活一個人?

當然,我不是上帝,我不能 決定,我只能把話題鈎出來,讓大家想一想。

那對於兇手本身的家人呢,惡夢才剛剛開始,他的孩子殺了人,

他的孩子還沒 有判刑,他的孩子還在,這個惡夢才剛開始,

作父母的呢,也不想要這樣,也 不會想要孩子這樣作,這個惡夢才剛開始,

如果這是懲罰的話,那這個懲罰比 判死刑還嚴重,

所以,我們也為這些無明造業的人給予禱告,祈求他們,打開 智慧,打開慈悲心。

 

我在十八年前來台灣講法,之前我在歐美,我 25 歲上山,在喜馬拉雅山修 行,

32 歲正式畢業下山、講法。

我的 GURU 說,以後你將會是全世界最孤獨的 人,我說「不會,我最少度十萬八千眾」,

結果到今天,我所見的人超過十萬 八千眾,

我才發現到說,我連度自己都不容易,更別說去度別人,

作為一個修 行者,要面對各種環境,各種事情,和各種人物,

然後要依自己過往的習性, 和修行的智慧,違反自己內心的矛盾衝突,

來合乎行為標準性的模式,給予大 家一個美好的感覺,但那叫作虛偽。

而我就是在這種衝突中成長的。

 

 

我發覺到我在喜馬拉雅山七年的修行非常好,非常容易。

住在山洞,睡覺就睡 覺,打坐就打坐,吃糌粑配鹽巴,

要不然鹽巴配糌粑也可以,單純的很。我才 發現在山上的修行是多麼的幸福,

不管人間俗事,每一天太陽從從不度的角度 升起來,照在雪山上,

有時候是金黃色,有時候是白色,各種角度,然後呢, 整個喜馬拉雅山的變化,

春夏秋冬,那種清新的空氣直入心扉,那種清新的磁 場,讓你完全不會想東西,

讓你只剩下一句話「嗯~阿!」,結果下山之後到 處去講法,我才發現到那才是人生修行的開始。

 

 

因為,你是一個修行者你不能為所欲為了,你要照顧到行為標準性,

你要照顧 到面子,你要照顧到人家的感受,你要把事情作到面面俱圓,

你要標榜你是一 個修行者,你甚至要證明你無事不能解決,哇!這才是人生的一大挑戰。

 

我第一次到台灣來,那是十八年前,你知道誰請我來的嗎?你們知道嗎?

一個 男孩,還在讀成功大學,不曉得怎麼樣看到我的一本著作《佛緣錄》,

他看了 很喜歡,就打電話給我,說「你是我要找的師父,我要拜師很久了,我終於找 到我的師父」,

我說「慢慢慢慢…,你是誰?你今年多大年紀?」,

他說「我 今年在讀成功大學」

我說「你還在讀成功大學,讀完書再說,我是你要找的師 父,

我還沒弄懂你是不是我要找的徒弟,那,慢慢來,別急!」

「不, GURU!我要跟你出家,我要跟你學法」,

「慢慢來,你都還沒畢業,我是你 要找的師父,

我還沒弄懂你是不是我要的徒弟,別那麼急!」

想不到,原來他在打電話的時候,他的老媽在旁邊聽,

忽然間他的老媽拿過電 話插進來說

「嗯,你是個好師父,我要請你過來,讓我兒子拜師」

我更有點莫 名其妙,原來電話後面還有人監聽,還插播,

並說「你飛過來吧,機票我們到時再給你。」

我說「 我還有錢可以買機票」,就飛過來了!

我平常有個習慣,如果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習慣戴著一頂帽子,

平時走在路 上,都是把帽子壓得低低的,

結果我戴著鴨舌帽來到機場,直直衝出去,衝到 外面去了,

我再回頭看是哪兩個在接待我?

我看得順眼就和他見面,看不順 眼,我就來個台灣三日行

,那就離開當成是旅遊,耶?看到那傻傻愣愣的倆母子,

一看就是那倆母子,不善良的人不會傻愣愣的,知道嗎?  我就去相見,

媽媽非常善良,有點傻傻愣愣的,

可是一看就知道很善良,是那種二十四孝賢妻良母型,

孝順兒子的孝,那兒子呢也很善良,很緊張,一邊表示善意很開心,

一邊遮蓋不住他的毛病──自閉症。

 

GURU 見過的自閉症、焦慮症和各種壓抑症的人太多了,

從西方到東方,壓抑 症、自閉症、焦慮症的孩子,

他有一個特點,注意看他的手指,他的手指是緊 繃的,或是常常要這樣動,或是要弄指甲,

總之手指很不得空,手指跟腦子是直接溝通的,那個手指不知要放那裡?

所以,注意看,周遭的人有這個動作要注意了,他已經有這個徵兆,

再嚴重一 點呢,身體僵硬,尤其是肩膀,不懂得放鬆,肩膀鬆不下來。

再嚴重一點呢, 眼睛、眼神這樣盯著。再嚴重一點呢,表情這樣,

那這種要注意喔,這種他準備拿雨傘打人了, 那拿雨傘打人還好;

拿刀砍人,也有可能;那拿刀砍人還 好,他拿槍殺人;拿槍殺人還好,

他會拿炸彈丟人,都有可能,眼神表情都顯露出來,要注意。

 

 

那這是什麼現象呢?這就是體內的內分泌,體內充滿了腎上腺激素,

皮質醇 素,髓質醇素,甚至去甲腎上腺素都來了,

然後呢,腦皮層的五色羥的分泌非 常的濃,所以會造成這個人無法放鬆,無法休息,

喜歡把手放在口袋內,喜歡把衣服蓋著,眼睛瞪來瞪去,

是往上吊的,這些都是身體的反應,都是內分泌 的反應,在生理體是可以分析出來的。

當然,不要看到這樣的人就以為他是兇 手,他有可能是其他問題,

可能是癲癇症、巴金森氏症,也可能有這些症兆, 所以不要誤解!

 

 

我第一次到台灣來是依這個焦慮症自閉症的年輕人而來的。

他現在已經好了, 在學校教書,已經完全恢復正常,

當然,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慢慢把他帶出來, 一步步把他的心識慢慢地帶出來。

 

GURU 問大家,要怎樣的心識和心智才叫正常?

我常講一個笑話,神經病院的醫師都神經病,那神經病院的病人都是正常的,你信不信?

我常愛講這個笑 話,你知道嗎?因為醫師對著神經病人對久了,他已經不正常了,他已經變病 人了。

神經病人愛模彷,對著醫生久了,他變成醫生了,他正常了

不過,在十八、十九世紀的時候,精神病醫生把焦慮症自閉症的人,

把他的腦皮層的神經線剪斷,讓他變成痴呆,對當前反應遲頓,就叫作治好了。

所以, 在早期,醫生對這種病症的治療方法是很糟糕的,就是把腦皮層的神經線剪 斷,

讓你的當前反應遲頓,腦皮層是當前反應。

比如我「喝」了一下,你嚇一跳,這是什麼反應?  

一定是這邊(前面額頭)是 腦皮層,腦皮層是當前的反應,

腦皮層太活躍的人會好動或自閉,會變成自己給自己壓力,

這種情況如果不快速的給他疏導,他會慢慢愈積愈深。

 

 

頁次: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