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預防與修復" 焦慮症候群"–自殺與殺人前自我療癒

 

 

.瘋狂殺人,他在顳葉狀態! 

 

 

人生喔!你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不需要華山論劍,

你越要華山論劍,就表示你不懂,你在尋找人家給你的定義跟定位,

你若是懂了,你不需要的,你 有沒有看過《宮本武藏》?

當他真正弄懂的時候他就不挑戰了,不再跟人家打 了,天天在雕那尊觀世音菩薩,

佐佐木次郎好辛苦找到他,硬要跟他打,非要 跟他打不可,

他說「我若打贏你,把你殺死,我就天下第一,我若打輸你,死在你的劍下,

我是天下第二,死在天下第一劍下,我就解脫了!」 你看這日本人瘋狂到這樣。

宮本武藏根本沒興趣跟他打,但他們兩個人相對,等太陽黎明的時候,

你們知道他們用了什麼?他們用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沒有講出來,

在下面這一層,把腦袋托著的這個東西,叫什麼?叫顳 葉(temporal lobe),暫時的葉。

你知道嗎?動物顳葉比人類的厚,可是動物的腦比人類的腦薄,

人類的腦比動 物的腦厚,可是顳葉比動物的顳葉的少。

那顳葉幹什麼用的?你看喔,動物在吃草的時候,牠是聽?還是在嗅?都有,

但更重要的是用顳葉在感應。五公里外有老虎來了,牠就馬上警戒,就走掉 了,牠己經知道了。

 

所以,當海嘯要發生的時候,連螞蟻都走掉了;但人類的顳葉退化了,

所以, 海嘯來了,人類一看轉身就跑,不過,不是逃跑的跑,

是跑回房間拿相機,然 後留下最後的遺照。 這個顳葉是非常重要,

一個人會瘋狂殺人的時候,他的腦已經不操作了,

他的心是不操作的,他在顳葉的狀態! 顳葉的另外一個代名詞是什麼?叫獸性,

也不叫獸性,或是原始本能,生命的 原始和本能,

不要叫獸性,好像太過份了,容易被我們解析成喪盡天良之類, 可能太過份了。

 

 

顳葉是生命的原始本能,你看你走在一個陌生和黑暗的巷子裡面,

你一個人走著,突然有一些怪聲音出來,毛骨聳然!

你會怎麼樣?你第一個動作一定是 「誰?」,如果找不到人,

第二個動作是隨手拿一個棍子或武器,「誰?出 來」,

第三個動作變成從眼睛耳朵的搜尋轉成顳葉搜尋,你會有一個這樣的動作,

從眼睛經過耳朵,轉移成顳葉搜尋,

所以你會這樣的表情(狐疑的表 情),只有一個動作你敲下去「叩」,

這是動物獸性的原始反應,你自己不知 你看那隻狗一直汪汪叫,你別睬牠。

如果那隻狗是低沉「吼吼吼…」,你要小 心,你別接近牠,牠準備要咬人了,

牠若是吠你還好,吠得越兇越沒事,如果牠不吠,尾巴直直挺著,一直吼吼吼…,你別惹牠,

這個非常危險,純顳葉狀 態,那就是生命的本能,生命的搏鬥,生命的本能。

所以,你看兩隻兇暴的動物,豹、狼在搏鬥的時候,那是純顳葉的狀態,那是 生死搏鬥的狀態,

 

人也是一樣,在生死搏鬥的時候,無法用頭腦來思考了,

非你真的訓練有素,對方拿刀砍過來了,你還可以從容以對,

否則,你是連垃 圾桶、字紙簍都拿出來丟了,你也跟他一樣是顳葉狀態,都一樣的,

顳葉對顳 葉,真正在殺的時候,你衝阿,你還會在想嗎?

沒有了!都一樣啦,真正在殺 的時候,你衝阿~

你還會在那邊一邊拿刀一邊想「我是伏虎五路刀法的傳人」 嗎?

就只有瘋狂的「阿!阿!阿!」,就只有顳葉在操作,很多人不知道,

當 顳葉在作用的時候,它回到原始的生命的本性,為生命掙扎,為了求生存,

或 是為了求一些地位,一種純粹的原始的掙扎。

 

我們的前額葉是當前的作用,剛講過,那我們的腦是這樣作用的,

「喂!老李 你好!」然後你記不起對方,你會摸著額頭這樣「你是?」

「阿!你忘了喔? 我們去年才見面阿?」「去年? 」

「對阿!在西門町國賓戲院阿,那個男人 在打小孩…」

你不會往左邊邏輯思考,你會摸右腦,記憶體,方向、地位,

快 速透過丘腦快速的計算搜尋,方向時間地位,得出一個答案。

「喔!對喔,老 李」又是當前的記憶,完整的記憶狀態。

 

所以警察在偵詢犯人的時候,會看罪犯的眼睛,回到顳葉當前記憶,

女眾可以 學起來,如果你的老公夜歸,「說,去那裡?」

如果他的臉歪向一邊(往右 邊),記憶體在發揮那是真的,如果他往左邊,

「看電影喔?跟誰? 」他往 左邊「老劉啦」,老劉是臨時冒出來的,「我去打給老劉」「你打吧!」

她去 打,他馬上也去另一個房間打給老劉「喂,我老婆等下打給你,你就和她說跟 我看電影…」。

 

所以,人在撒謊頭腦是往左邊,往右邊是實話,是記憶體,

他在搜尋,如果往 左邊,他在設計、在思考,在想東西,這是很普通的常識。

諸位!人類很可憐你知道嗎?我們不知道我們裡面有沒有一個靈魂?

或者靈魂 的註解是什麼?

是善惡是非還是行為標準性,還是佛陀所說的阿賴耶識,

就是 重複的行為動作,造成重複的習慣,最後造成生命中的一種習性,

這種習性就 叫業力,用科學來說,就是生命結束了,

可是能量被釋放出來的時候。因為不 斷的喝酒,喝酒變成他的習慣,

他的意識就從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識變成喝酒的 意識習慣,

從六識造成喝酒的習性叫末那識,喝酒的習慣變成生命的基本習 性,

這個人死的時候,能量被釋放出來的時候,變成喝酒的頻率。

 

佛陀的時候沒有科學不知道頻率,就叫作業力,所以嬰兒出生時「嗡阿…」

「GURU 你看我這個小孩降生三天三夜都不喝奶,一直哭不停,怎麼辦?」,

「來人阿,青島啤酒一瓶」沒事了,不哭了!雖是玩笑,但雖不中亦不遠。

佛陀真的很偉大,兩千五百年前沒有科學,他是怎麼弄懂的,那賭博的造成賭 博的習性,

「GURU 我這小孩,降生一個月了,一天到晚哭鬧不停,手一直這 樣」,

「喔,來人啦,給他一副撲克牌,就可以了」

當然這是開玩笑,但可能 性很大。因為這股能量本來就有這個頻率。

 

我們剛才在科學醫學尋找,我們知道,只要一個人的多巴胺、內腓肽、五色 羥,皮質醇素、

還是生長激素、升糖激素、瘦體素諸此種種分泌不對的話,

都 會造成一個人焦慮、擠壓,自閉,淺者睡不著,

重一點的便秘啦、發熱、虛 熱、口腔臭,人很暴躁、很容易發脾氣,

再重一點就摔東西,再重一點開始變 成有傷害性,這種傷害性又分兩種。

一種是自我傷害,另一種是往外傷害。

自我傷害就鬧自殺啦、自閉啦,或者是躲起來殘害自己,拿刀割自己之類的,

往 外傷害的,那是發洩性,那種更糟糕,而且這種傷害甚至會影響其他人,

一起 來造成共振來影響他人,造成更嚴重的傷害,很可怕的。這是一種共震波。

 

好了,那這是醫學上的,如果我要再深入講給大家聽的話,會很浪費時間,

我直接把答案給你們,就是這裡面長篇大論,

它跟很多東西有關係,跟卡內基、 跟戴尼提有關係,跟深層印痕有關係,

跟整個成長基因有關係,跟父母的基因 有關係,

父母的基因重疊,或者太接近也會造成,又或者和祖宗十八代有壓抑 的,

有這種狀況的也會這樣,又或者是某種病症加上某種病症,他也會這樣,

比方說爸爸有甲狀腺亢進症的,媽媽本身又有焦慮症的,這兩種碰在一起就不 得了,

它馬上發揮在孩子身上,孩子就變成怪里怪氣的,

 

這是遺因子,這裡面 牽涉的道理太多了,血緣、血統,遺傳因子,隔代遺傳因子、

基因,血緣的密 碼的配合,防不勝防。

我們今天醫學科學還沒有到這個程度,以後吧,可能再多五百年會到,五百年後

我們生孩子要註冊,問你說要什麼樣的孩子,文學的歷史的還是科學的、

慈 悲的?你說慈悲的,好,慈悲的,那要聖母瑪莉亞的?還是要佛陀的?

你說要 佛陀類的,你的孩子一出生就「阿彌陀佛…」,訊息注入,這是開玩笑的,

但 這種世界會來,這叫注入,注入遺傳因子,注入記憶體。

GURU 講的笑話最後都會成真你們有沒有注意到?

我二十年來所講的一些東 西,包括無中生有,最近不是有部電影「全面進化」有沒有?

直接從泥土中, 從空氣吸收能量轉換成他要的東西,其實它沒有在發現,

也沒在發明也不是在 進化,它已經發生過、存在過,怎麼證明?

從我們的深層記憶會找到,人類的 頭腦無法無中生有,

所以在深度的冥想禪修中,你往往會產生各種古靈精怪的 思想,

對不起,我們的頭腦無法憑空想像。 來,大家把鬼畫出來,鬼是什麼樣子?

我保證你所畫出來的鬼都是鬼樣子,你 看過的電影啦、漫畫啦,諸如此類,

可是你無法憑空想像鬼是什麼樣子,我們 的頭腦無法憑空想像,

所以你頭腦想像出來的無論是什麼樣子,都是曾經發生 過的,

所以在深層禪修、深層禪定中會產生很多幻覺,可是我們不叫他作幻 覺,

我們知道,我們叫他作另類的知覺,那這種另類知覺很深很廣,

就如佛陀 所說的,大方廣圓覺陀羅尼,很深很廣。

 

這種另類的知覺,我們可以追蹤很多發生過的事情,凡是已發生過的東西

都會 遺留在我們的深層記憶體裡面,不論它用什麼形式,

它會在遺傳密碼中一直遺 傳下來,只是我們無法發明機器把它解開,

我們沒有能力發明儀器把這個遺傳 密碼打開,

你看有些小孩為什麼數學特別厲害,有些小孩小小就會唱,

有些小 孩天生會畫畫的,一些天生的本領,其實不是天賦,

是他的遺傳密碼被打開, 是生命密碼被打開,那要打開這個遺傳密碼有很多方法,

除了優生學之外、胎 教之久外,

像冥想、瑜珈都是,那畢竟能用到這種寶貴智慧訊息的人太少了, 有沒有?

就算你是個大學教授,你未必會用到這個訊息,

未必會聽到這個訊 息,或是會相信這個訊息。

我以前在美國北卡羅那大學的時候,他們常常愛說我們東方人胡思亂想,

說我 們的佛學是玄之又玄的玄學,而且是非常悲觀的學問,

因為佛陀說什麼都是苦 諦之類,我說,不,你們還沒有了解,

你們對東方的思考模式徹底的誤解了, 我告訴他們,

佛陀在說人生是苦諦,是因為來自你的欲念,如果你把它看通 了,明白了,

你受這個無明欲念所左右,明白了這一點,那你是一個很快樂的 人,

因為你從混沌無知之中把這個知覺打開了,

那這個知覺並沒有墜入一般的 無明欲念,而造成我執我識的主體意識的困擾,

反而他完全透徹了非二分性的 狀態,那這個知覺是自由自在的,

什麼列子御風啦,什麼莊周夢蝶啦,比他們 還自由的多,

因為他不用風,也不用蝴蝶,他是徹底的直接的自由

,這種徹底 的直接的自由,在修行中叫作莫克夏(MokhSha)。

 

它是非常科學的,當我在西方講的時候,他們說這種是很玄的,

我說我給你不 玄的答案好不好?他們說「好」。

諸位!你看到我,我看到你對不對?你認同你所看到嗎?

你認同你眼耳鼻舌身 意,你的知覺所覺知到的世界,你能夠認同嗎?

你無法認同,我告訴你,我給 你一個超光速電子顯微鏡,你一看,

你所認同的熟悉的房子、燈光、聲音、 人、面孔,全部還原到點點點小分子在跳動,

你所熟悉認同的全部變成點點 點,那糟糕了,

你要認同科學所捕捉到的實相,

還是要你認同你目前眼耳鼻舌 身所看到的?

 

 

你只能認同科學對不對?糟糕了,科學儀器所觀察到的一切實相,

就如同佛陀說的「實相非相,莫執一切相,莫妄想」。

 

佛陀這麼厲害,他怎麼知道的?他那時候沒有望遠鏡,也沒有放大鏡,

更別說 顯微鏡,更別說奈米技術超光速電子顯微鏡。

他是怎麼知道的,他竟然說「萬 法唯心造」,都是你的知覺的遊戲,

所以一個會到處砍人的人,他如果知道這 些,他不會殺人,

他會享有這個稀有生命,稀有佛法,積極一生,夫復何求?

我用更科學的東西來說,不單只你看到的一切透過科學儀器看,

它是點點點小 分子在跳動,所以你所認同的一切,「對你愛愛愛不完」

你愛的是那些光子粒 子,不單只透過科學儀器,

你所看到所認同的世界是超乎你想像的,點點點點 點點,

沒有東西存在過,是知覺在交流,是能量透過生命延伸出來的知覺在交 流,

也還是能量在交流,不過加多一樣東西,能量變成生命,再變成知覺在交流。

 

 

如果你出生就被機器養在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沒有門、沒有窗口,沒有光線、 沒有聲音,

完全由電腦控制,時間到機器會幫你餵奶換尿布,

你知道這個嬰兒 長大會變成怎麼樣的人嗎?請問他會思考嗎?會講話嗎?不會,他會跟那個機 器一樣,

他發出的聲音也會跟機器一樣,他會以為他是一部機器,他會以為那 部機器是他爸爸。

 

如果一個嬰兒被一頭野狼啣走了,他會變成一頭狼,跟著狼「嚎」,科學已經 證明了,

所以你這個知覺,代表你的這個「我」,這個主體意識的知覺,

是由 雜七雜八的各種因素混雜起來的,

所以負面的因素跟正面的因素不成正比的時 候,問題就出現了,

負面的因素是說你的內分泌本來就不正常的,

你做的事也 都是不正常的,你遇到的人也都是不正常的,包括那些過度關心你的是不正常 的關心,

那些愛你的是過度愛你的,父母過度的愛也叫不正常的愛,還有師長 的過度關心、責罵你,也是這樣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去曬曬太陽吧,你怎麼 怪里怪氣?」諸如此類。

我小時就常被老師罵,第一,我不交功課,為什麼?

一個「我」字小方格要寫 整篇,一個「你」字要寫整篇,

我就寫大大個「我」字交出去,老師就罵我說 我壞蛋、說我搗蛋,

我說「老師你要小朋友要寫這麼多個字,只是要我們記住 這個字,我已經記住了,

為什麼要浪費時間,我利用時間做別的事不好嗎?」

老師說我搗蛋。 我在馬來西亞讀書的時候創造很多奇蹟,

我七歲時用那手工泥作成九大行星, 在那時候是很大的新聞,

七歲的孩子怎麼知道九大行星?

還有我大概十歲的時 候,把馬來西亞的馬來文解剖,

動詞跟名詞的用法,什麼時候要加 neng,

什麼 時要把 s 砍掉、要加 aeny,不是發明是發現,

我去看馬來西亞字典慢慢翻,把 它解析,我慢慢分析,把這個字根找出來,

比方說 aeiou,那個字根,有個 anga,

只要是 a 就要改成 aeng 就是「正在拿」,改成 beng 就是「拿的人」,

我 一了解這一點之後,馬來文不用讀了,動詞名詞不用背了,

你隨便給我個生字 我就能說給你聽,當時轟動馬來西亞,這個孩子怎麼這麼聰明?

因為馬來文的 教授老師都不知這件事情,我把它找出來。

 

我為什麼頭腦這麼好?是祖先的遺傳因子,A+B+C,不知怎麼打開了這個因 子,

不是你能自主的,你打開這個基因,它一打開了你就知道怎麼去聯想連 貫。

所以,很多正面的因素加在一起,你就是一個正面的人,很多負面的因素 加在一起,你就是一個負面的人,

這個因素,包含你大腦的結構,和你的遺傳 因素,和你成長的社會。

比方說文生梵谷他若是活在東方的世界,他會自殺嗎?

不會,你把天上的星星 畫成大蜘蛛也好,畫成恐龍都好,我們都能夠接受,因為山海經早就有啦,一 點都不新鮮。

可是他活在洋人的世界,亞里斯多德的那種邏輯世界,就不行 了,大家說他有病,要把他抓起來,送進精神病院。

 

談到這個精神病院,有一堆醫學家去參觀,哇,有個院長已經穿得好好的在接 待,參觀精神病院的時候,

有個人掛在樹上搖來搖去,問他幹麻,那個病人說 「我是鐘擺,笨!」,他忽然間停下來,問他怎麼回事,

他說「幫我上鏈 條」,上了鏈條,他就再滴答再搖,參觀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又走走走,參觀一個病人,有一人在唱「今天不回家…」,這怎麼回事, 他說「唱盤啦!」,

可是他不唱了,大家說是「故障了」病人罵他們說「神經 病,反過來啦,是唱完了。」病人罵他們神經病。

好了,終於參觀完了,這群人要走了,正要感謝院長熱情接待,這時候,只見 一個光頭氣急敗壞滿頭大汗跑來了說

「對不起,我是本精神病院院長,我今天 開會開晚了,現在才來,不好意思…」「那剛才那一位呢?」

「他是我的病 人,不過,他都一直以為自己是院長」。

這一群醫學家被一個冒充精神病院院 長的精神病患帶去參觀了整個行程,所以誰是精神病患?

這個行為標準性,依怎麼樣的知覺才叫正常?

在戰爭裡面七國相爭的時候殺來 殺去,你殺的人越多你愈正常,升官發財,

你不殺,躲起來,你會被軍法處 置,

你殺的越多你越英雄呢。在太平盛世你連一隻狗,一隻牛都不能殺,

所 以,人類制定的行為標準性是非常矛盾的。

可是沒有辦法,我們還是無法找到一個系統,民族主義、法西斯主義、存在主 義、唯美主義,

我們還無法找到一個真正適合我們自己的東西,諸位,你無法 確保你的遺傳因子,

你無法確保你的內分泌,你甚至無法確保你成長的過程有沒有受到佛洛依德所說的

童年的壓力,還有尼采所說你成長的記憶體,

那更不 用說卡內基、戴尼提,所謂記憶的印痕,

所以,榮格去到印度喜馬拉雅山住了 三年,都找不到他要的答案,為什麼?

你用西方的邏輯思考去了解東方人的垂 直式思考模式,

你永遠沒有辦法產生觸焦,沒有焦點,你當然是無功而返,

 

 

你 要了解一個民族性、文化性,一個思考模式性,你必須把自己變成跟它同一性質,

否則你永遠用自己的想法去套在人家的本質上,那永遠是一個誤解。

 

所以,我要講的主題出來了,一個人不單只面對他的腦袋,他的遺傳因子,

他還要面對他所受的教育,他所受到的社會環境的影響,以及周遭的人的影響。

 

頁次: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