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預防與修復" 焦慮症候群"–自殺與殺人前自我療癒

 

. 別讓負面能量擴散 

 

 

這些可憐的年輕人只好創造自己的意義,

第一,在動畫電玩裡面創造自己的世 界,久而久之就會把裡面的世界延伸出來,

讓自己成為裡面的主角,所以他在砍殺的時候,他是沒有頭腦的,他是用顳葉,他不是用理性。

因為用到顳葉,所以在砍殺的時候是完全沒有人性的,

你不要去罵他沒有人 性,這是必然的化學反應,

在砍殺用到顳葉的時候,身體分泌大量的多巴胺,腦內啡肽來麻醉自己,

當一個生命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

會分泌大量的腦內啡肽 跟多巴胺奮鬥,管你是老虎還是獅子,

所以意識在沒有挑戰之下,這個意識失 掉它的意義,因此只好製造自己的意義,

那在製造自己的意義的時候呢,他變 成電玩的主角也好,你別說電玩迷醉了他。

 

 

比如說我們台灣,我們台灣國家政府承認吃粽子比賽,

看誰一口氣吃最多粽 子,打陀螺比賽,放風箏比賽,吹牛比賽,

講笑話比賽,坐著不動比賽,用一 個腳單腳站立比賽,咱們什麼比賽都拿來玩,

而且把它國際化,有獎金,政府 承認給文憑,而且還開各種學院讓大家來學,

你覺得會不會比較好,絕對會比 較好,給他們有事幹。

一個人忙起來喔,他的心就死掉了,心亡,一個人忙起 來,他的心就死掉,就不會想這麼多,

一個人有的吃就是飯,把食物拿掉他就 造反,看到沒有,你看倉頡造字,很好玩的。

我們不論遇到什麼人都要講好話對不對,我們做人基本的禮貌,

遇到誰都好, 都要講好話對不對,

為什麼,因為你把誰字拆開,佳言耶,

我嚇了一跳,佳 言,倉頡好厲害,我們遇到什麼人是不是都要講好話,

不要亂說話,不要得罪 人

對不對,把字拆開,,講好話,

不簡單耶,我們老祖宗都有科學的頭 腦,肅然起敬!

 

好了,諸位,因此今天我們把真相勾畫出來了沒有,

有了呀,然後一個人在砍殺的時候,他是顳葉腦內啡肽、多巴胺,

我剛剛說了,腦內啡肽多巴胺發出來

之後有二個現象,一是往外,一種是往內,往內自我麻痺就是自閉症,這是一 種,

林黛玉是另外一種,「今日葬花知有我,明日葬我知有誰」,那也是一 種,同類似,往裡面進去。

另一種往外的,往外的只要他得到發洩,那很好,

像藍波,電影「第一滴血」 男主角的故事,他回到文明世界他不習慣,

結果就跟警察鬥起來,然後他的長 官來跟他說 The war is over。

你的戰爭已經過了,

他說 never be over,我是一個 軍人,戰爭永遠不會過。

這是情有可原的,他是個軍人,軍人只能活在戰場,

軍人無法活在太平世界,他回不來,所以這些都可以被理解。

 

好了,我們了解這些就好辦了,軍人派去戰場,裁縫匠派去縫衣服,

不要搞亂 了,不要派拿著繡花針衝呀,然後軍人回家煮菜,搞錯了。

所以也就是說人盡 其才,如果你的孩子從小是怎麼樣的,

發覺他比較古怪的,那就要快點引發出 他的才幹,他喜歡玩電玩的,

派他去學電玩設計,告訴他與其你玩人家所設計 的電玩,上了圈套,不如你設計這個電玩的圈套讓人家去玩,

他可能是個奇才,我就用這個方法救了幾個帥哥,今天都是電玩設計高手,包括在台灣和香港。

我就用一句話,「你很喜歡玩電玩」

「是呀,你不用再勸我,我知道是我爸爸 媽媽叫你來的,GURU 我尊敬你,但你不用勸我了」,

「我不是要勸你,你玩 得好,不過你電玩玩得好不好,幾多分?」,「開玩笑天下無敵」。

 

「那每次你天下無敵的時候是不是又有更高的挑戰」

「當然」,

「那你就克服 它對不對」「對呀」「那又有更高的對不對」

「對呀」

「那你一直投幣對不?」 他就盯著我,你在講什麼?

我說「與其你一直投幣讓人家拉著鼻子走,

你為什 麼不以你這麼高的能力設計各種電玩讓人家去投幣,那不是更好玩,

與其你被 人家玩死,不如你去玩死人家」。他馬上拍桌子,

「GURU,嗯,好,這句話 好,那我該怎麼做」,

「電腦設計呀」,

「好,我去讀」;

今天已經是電玩設計非常前衛的,

好幾個都是我以前救出來的這些小孩,所以這是一點。

你要人 盡其才,快點看到他的才幹,把他轉移到他的興趣去,

別一廂情願的因為你是 Doctor 就要他做 Doctor,

因為你是醫生就要他做醫生,結果他醫死了,這第一

 

 

然候第二點,那就是我們了解了,

這個生活失掉意義,生活失掉意義,能量沒 有地方紓發,你要幫他找地方紓發,明白沒有!

管它是插花還是插圖,你都給 他拿大姆指,給他有一個地方去。

你不能夠說,孩子呀,想當年你老爸我呀, 跟著你的公公打拚世界的時候,有血有肉呀,

對不起,有血有肉是你的世界, 他的世界也是有血有肉,牛排七分熟。

你的世界有血有肉,你不能蓋在他身 上,過了,這個時代過了,

John Lennon 的時代過了,Imaging other people, Imaging 已經過了,

現在是牛排七分熟,要有血有肉,不一樣了,明白沒有!

 

 

你 別用你這一套給他,你要看他那一套,你要啟發他,

鬼叫你是他爸爸,這叫做 二十四孝,孝順孩子!這裡講完了,

再講回剛剛那個區塊。 他在拿刀砍人的時候,這是善後的區塊了,

他大量的多巴胺在分泌,他不知道 世界,他是顳葉在操作,砍了三十多個人之後,

他疲倦了對不對,不是呀,我 拿一把刀給你砍,砍三十多個假人,你不會疲倦的,你可以砍上一百多個,

我掌上壓都做八百多下喔,我可以砍八百多個。

它是什麼原因,他在砍的時候,多巴胺、內啡肽的分泌,極度興奮也好,

極度生命自我掙扎,原始本能也好,總之他處於顳葉狀態,就像楚國齊國相爭,

衝 呀,有沒有,那是不要命的那種獸性的,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那種打完之 後,打完戰的人,鳴金收兵的時候,

他們衝的時候是這樣,回來的時候都是這樣的,

拖著那個刀這樣,筋疲力盡,

不是呀,你們不懂,不關乎筋疲力盡,

腦內啡肽跟多巴胺,一個吸毒的人,吃搖頭丸的人,抽大麻的人,精力過勝到 Beat it!Beat it!

搖完之後回到家怎麼樣,藥性過了,

癡呆回來了,那個人不在 裡面了。 同樣道理,一個用顳葉在衝呀、殺呀的時候,

大量的腦內啡肽跟多巴胺在分泌 出來,然後配合這個顳葉,原始生命的獸性,

他根本沒有在思考,這個左腦右 腦全部關掉了,

理智關掉了,丘腦也被關掉了,他是純粹的一個野獸,一個困 獸,明白嗎!

這時候你不能夠跟他講理由的,所以他眼睛是癡呆的。

 

衝呀,殺呀,當這個內啡肽跟多巴胺用完了,通常是半小時,

大概是半小時, 所以你看所有集體砍人也好,單人砍人也好,

所有無端機隨砍殺事件,都是半 個小時完成,你注意看,

半個小時他就不再殺了,他的多巴胺燒完了,他的內 啡肽燒完,

然後呢,理智回來了?

沒有,理智沒有回來,而是癡呆回來了,

像 搖頭丸藥性過了,癡呆回來了,所以你跟他講道理是沒有用的,他這種情況是 一隻野獸,

他已經不是人,那個人不在裡面了。 好了,再來,

癡呆回來了,能量消耗了,你把他捉起來了,審問他,

拷問他: 「你這樣做對得起良心嗎?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

「父母來我也照殺」, 這是什麼階段,

「哎喲,喪盡天良呀,夭壽呀」,不是!

這種人你把他捉起來 你不能拷問他,不能問他東西的。

 

以後一定要做一個正確的方式,

捉起來之後關在一個很舒服的地方,有廁所, 有沙發,全部軟綿綿,保證好睡的,

很好睡覺,三餐照舊,舒舒服服的,而且 每天都有一些喜多郎的音樂,

這是早上的,中午來一個阿彌陀佛…阿彌陀 佛…,

然後黃昏再來一個,Silent night,Holy night,

然後晚上再來一個,「對 你愛愛愛不完」…,

再不然來一個「感恩的心,感謝有你」…。

 

三個月,不要去審問他,不要去問訊他,不要去理他,

就關在裡面,很舒服的 環境,很好的飲食照料各方面都很好,而且是軟綿綿的,

他要撞牆也撞不來 的,三個月,我保證你在三個月之內,有一天他會哭出來,

他一哭出來的時 候,他的生命的能量從顳葉回到頭腦,

那個人回來了。這時候他…會說「我到 底做了什麼,我為什麼會這樣…」,你把他救回來了。

「GURU,他都殺這麼多人,把他救回來幹什麼」,

你把他救回來了,他就會現身說法,這股負面的能量,就不會擴散。

 

你把他捉到,就問訊、就審問是沒 有用的,為什麼,

因為多巴胺剛剛退掉,整個人空白的一片, 然後裡面開始有良知的掙扎了,

良知的掙扎、行為標準性的掙扎、跟犯錯事之後無法回頭的那種掙扎,

會在裡面互相平衡著,既然回不來了,

老子英雄做到底,而且這思考模式還不是很稠密,空白一片。

因此你在問他的時候,「你這樣做對得起父母嗎」,

他的良知剛剛回來一點點 罷了,全身疲勞,事情已經發生了,

多巴胺的後遺症還在,心臟嗶波嗶波在 跳,筋疲力盡,

實在他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無法思考,所以你在責罵他責問他,

這種生命自我保護的一種動物性的本能,自我保護的本能,

他就答你很 負面的訊息「父母來照殺,張三李四來照殺,誰來殺誰,你是警察給我一刀我 也殺」。

 

 

對不起,不是他在講話,你明白嗎,是一連串的獸性,一連串的無知,一連串 的多巴胺的後遺症,

和面對良心跟行為標準性的掙扎,自我保護之下,

每一個 人都有自我保護的意識型態,否則生命無法進化,

你的生命只會記得醜惡的事情、壞的事情,

好的事情不會記得的,

有人對你有恩記不久,有人害過你記到 你老死都記得,

因為這是進化的過程最基本的要求,

你如果只記好的不記壞 的,你會死得很難看,

你若記壞的不記好的,你會活的很長久,

這是進化論, 你不相信就去問達爾文呀,這是進化論,

生命為了進化,他只記壞的醜的,他 不會去記好的,好的不用記,

反正好的就是好,壞的要記,因為不能夠再重新壞,明白沒有!

所以諸此種種的因素,會讓他裡面的腦海,無形中組織一種負面的能量,

「老爸老媽照殺,警察來照殺」。

好了,這激盪了其他這一類的思考模式,

這一類 的腦波「對,殺!殺!殺」,你是我的粉絲。

結果十八世紀十九世紀流行亞里斯多德,柏拉圖,

二十世紀流行越戰跟流行 Imaging all the people,還有 Bee Gees 還有 Air Supply 空中補給,

然後現在二十一世紀,最新的流行「殺!殺! 殺」,然後這個能量就這樣擴散出去。

 

頁次: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