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

靜心

 

宗教淨化不了大多數人的心,反而有時似乎帶來了反效果。

我們會想給自己一個好名聲,想要改掉一些壞習慣來提升自己,我們喜歡接近聖人來安慰自己,我們喜歡以宗教的名聲來偽裝自己。我們修行的越嚴厲,將人格提升的越純高,是否也同是在強調自己的聖潔而指責了他人的庸俗低賤  ?? 我們修行的越深、懂得越多,是否也為自己製造了更多的權威,而壓迫了他人的無知 ??

我們是否可以靜下來,以便「心」能靜靜地看、靜靜的聽,靜靜的消化吸收,在靜靜地反省,靜靜地痛穿自己的愚昧,最後— 靜靜地容自我消失。容,那道無形的牆自然消散;容,那最終的涅槃發生;容整體歡慶運作,容一切自然發生、自然運作。

靜心沒有功夫,只有「我識」才不斷地在做功夫。「我識」不斷地在努力做些什麼 ! 那是夢幻中的囈語,毫無意義的掙扎。靜心的旅程也是心魔的旅程— 它們從無明進入心念,從心念進入有心,從有心進化提升至靜心,從靜心進入無心,從無心而至消失無痕跡。任何旅程中的逗留、依戀,都對「心」造成了障礙而成了心魔。

心怎麼樣來,就應該怎麼樣消去。

瑜伽靜心的修練分四個階段,佛陀、馬哈維拉、班丹加利也都不約而同地將靜心的修行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生理靜心,這是靜心的起步。經過長時間的靜坐,身體終於肯靜靜坐下,身體終於享受到靜下來休息的舒適喜悅。

第二階段是心理的靜心,也就是頭腦的靜心。經過不斷的提起、放下、不斷的動心、息念,頭腦最後也疲倦了、厭倦了。這時候頭腦或心理會逐漸空朗、寧靜,身心在此時才開始真正開始進入靜心狀態,但這種狀態是間斷性的,因為身心偶爾還會蠢動、漂浮。

第三階段是心靈靜心,當生理、心理都靜下時,心靈的靜心旅程就啟程了。在此種靜心情況中,靜心者的腦海空無一片,心理無私無念,只剩下一絲或有或無的知覺,保持在恍惚飄渺的虛空中。沒有動念,也沒有不斷念。佛家把這種境界稱為「非想非非想」。做者逐漸收縮、消失,只有靜心在發生,而沒有靜心的人。這是至高至純的靜心境界,沒有掙扎、矛盾、痛苦、憂慮,只有舒適、安詳、喜悅、和平。但這不是最終的。能夠進入第三階段已是難能可貴,但靜心者還在。靜心者進入絕對平和安詳的境界,但他還有有境有界,他和整體意識還是分開的—- 那一絲的界線,無形地存在著。

第四階段是「不可說的」—- Turiya ;瑜珈行者把祂稱為 「那第四的」

馬哈維拉稱祂為「莫克夏」(Moksha)—- 徹底的自由。

佛陀稱祂為「究竟涅槃」(Maha nivara kaya)

班丹加利稱祂為「阿曼及普拿曼」(Atman Bhraman)

在這種發生中, 一切已沒有了情況,沒有了境也沒有了界,沒有「有」也沒有「無」。
沒有靜心者,也沒有靜心;沒有個體也沒有整體。
所有二分性的對比全部消失,所有的分裂重新吻合。

佛說: 「不可思議」

瑜伽說: 「那第四的,不可知的」

禪宗說: 「不可說,不可說」

老子說: 「道可道,非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