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分享】無我剎即安然樂——中秋靜心營心得分享

把明明亮亮的月亮送給你,真好!


我和內人之前未上過任何課程,只聽過Guru兩次演講,分別是在文化大學推廣部的「無限的腦波」,和「內在遺失的檔案」,這次就直接參加靜心營,據Guru所形容我們似乎是跳級參加這次的活動。在靜心營的過程中,許多曾參加過段數班的學員都說我們很幸運,能夠聽到在高級班才可能上到的內容,有幸恭逢聖會,聽到Guru開演許多上乘大法,這次的靜心營讓我們滿載而歸。
 

Guru算是我在許多修行法門中見過最另類的修行人吧,這次在靜心營中更近距離地看到他的言行典範,他雖然擁有深厚的修行和生活的智慧,但是在講法時卻能拋開大眾對修行人的既定印象(例如正經八百、道貌岸然),Guru總能在談笑之中讓人觸碰到更深沉的生命智慧,他講起法可說是唱作俱佳,能歌能舞能演,但都能觸碰到人內心深處的共鳴點。
 

第一天下午的開場就讓我見識到Guru的藝術才華,在莊嚴的法座上,他拿起吉它瞬間就成了演奏大師,在Guru撥動琴弦、拉嗓開唱中,讓我進入到樂音和歌詞中的細膩動人之處。Guru說人有許多的媒介可以超脫俗世的世界,例如音樂、舞蹈、文學、唱頌、冥想,讓人可以短暫地忘卻俗世的煩惱痛苦,讓人在其中感受到生命的美好。Guru說不管選擇當政治家、宗教家、藝術家或是修行者,只要不錯過生命就好,在每個生命的當下去享受、去感受,活出真實的、美好的生命狀態,而其中修行者是用最簡單化的方式、能夠最靈敏地看到世界的真實面。

 

第一天晚上Guru教我們相當實用的睡眠瑜伽,從此可一窺他淵博而細膩的知識和生活智慧,而實際操作後大家都很快進入了睡眠的狀態,不到5分鐘就鼾聲四起。
 

第二天在大自然中的靜心和在雨中的瑜伽,相信是許多人在此次靜心營中最感到難忘的部份,早上Guru講解了”非二分性”和”破二分性”,這相當根本且重要的佛法課題,以及人要如何先讓自己的身心合一,再漸漸達成和外在的事物合一。
 

下午的大自然靜心可說是這深奧佛法理論的實際體驗,Guru先帶我們到法源禪林外的空間去體驗大自然,首先是去觀察自然,第二是去欣賞它融入它,第三是和它合為一體,第四階段是它括自己的所有人都成了自然的一部份,進入到不可知的世界。

我在過程中試著用Guru說的方法,頭一次發現我似乎沒有好好靜下心觀看自然,而當下將腦中的雜念放空,讓自然中的一切呈現它們原有的狀態,樹就是樹、風就是風、蟲鳴鳥叫就讓它們自然發生,突然感覺到自己消失了,跟著自然一起呼吸,那一刻的寧靜實非言語能夠形容。

後來Guru帶我們往上走到視野更開闊的地方,先讓大家望著成群的樹林,凝視它們、變成它們的一部份,此時天降甘霖,Guru請我們躺在路上,體會和天地合一的感覺,此時內心有點猶豫,Guru說「你們可以選擇是否穿上雨衣,但你們可以思考:樹會穿雨衣嗎」。
 

於是我選擇了不和雨對抗,任由雨點隨意地打在身上,此時聽著Guru言語的引導,以及整個當下和自然融合的氛圍,我將腦中的許多思考懷疑判斷都拋下,讓自我“死去”,如何自然界的萬物一樣不畏一切,在那個片刻,似乎感覺到我已不存在,變成點點點點的能量分子,那份能量沉入到地心,再從樹的根部升上去,那個瞬間,我、樹、起伏的山丘成為一個整體流動的能量。
 

瞬間,一股激動的熱淚湧出,那是好遙遠的記憶,好久了,遺忘好久了,和自然感通的能量,和天地交融的平靜開闊,沒有分別、沒有分離,不需要特別努力追尋,瞬間,在Guru的引導下,我和自然融為一體,無限的能量源源不絕,那股熱淚和冰冷急促的雨點也交融在一起。當下,我相信,我找回了遺忘了許久的自己,那個曾是和大自然整體密不可分的存在。


第三天在安通溫泉的水中瑜伽也是相當特別的體驗,水中閉氣竟能和放鬆、修行的概念結合,並和根本的生命意識有關,當能夠克服深層的恐懼感,許多生活中的恐懼便能一一克服。


當天晚上的卡拉OK和Leela舞會,讓我再次收到意料之外滿滿的收穫。我喜歡唱歌和舞蹈,只是平時沒有太多的機會讓自己去抒發這些部份,而這次靜心營在Guru的講法中,讓我重新看到藝術和修行結合的可能性,因此我試著在唱卡拉OK時體驗Guru說的,用丹田發力、喉嚨發聲,而去控制改變胸腔和聲帶的振動方式,發現這樣的唱歌方式真的比較能夠唱出歌曲中的靈魂。

後來的Leela舞會,我把握機會去發洩積壓已久的負荷,讓自己融入在音樂的律動之中,曾經有一度達到真在的忘我狀態,身體有自己的覺知和動能,我就順著這股律動之流讓身體隨之擺動。


舞會結束,整個身心因為極度的釋放而呈現放空狀態,全身也都濕透,我走到樓下和一群先離開的學員們旁邊,坐著靜靜地觀賞首度露臉的月亮,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次的靜心營真的讓我體會到好多、也提醒我許多重要的生命課題,那些遺忘已久的重要生命檔案。


此時傳來呼喚聲,說Guru要講事情,我當下沒有任何想法,沒想到在最後的晚會高潮後,所有課程收穫已滿載的狀態下,竟然還會有殊聖的因緣,Guru開演了超脫所有世俗框架的上乘大法。

首先Guru細膩地點出他在Leela的觀察,原本誤以為他只是放鬆地在一旁吃東西,沒想到我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法眼,甚至我們在舞蹈時內心的狀態都被他如透視般的覺察而無所遁逃。Guru點說我在舞蹈中有一度達到忘我的境界,後來腦袋又開始作用,用意識來“想”一些舞蹈的動作,而有些人是會跟隨既有的舞蹈動作或是慣性,而這些意識的作用和慣性的動作,都是在Leela中要被打破的。

Guru透過Leela的修行法門點出宗教和修行的層次:


Leela是要引導人接近那不可知不可說的境地(開悟的狀態),所謂的三摩地,而就是因為不可知不可說,所以如果硬要去定義它解釋它,就會落入僵化的想法框架中,那就不是真正的三摩地了,但可以透過說明什麼不是三摩地,而逐漸地接近真正的三摩地。有些大師曾經透過某些方法達到(或接近)三摩地的境界,而後人卻緊抓住大師當時的形式不放,以為這就是三摩地的全部,不斷重複這個形式,變成某個宗教,殊不知這個框架卻是通向不可知最大的“魔鬼”。

後來Guru送給大家一個超級的中秋大禮:讓人用音樂去體驗、去接近那不可知的境界:先讓自己的心靈融入音樂中,然後用身體去回應音樂的靈魂律動,這讓我連結到在大自然靜心的體驗:融入那整體、感受和整體合一的不可知的美好境地。

當我將自我放空,融入在音樂的震動之流中,那流動的點點分子能量中,我可以感受到每個音樂呈現的特殊靈魂樣貌,此時Guru還送給大家一個欣賞音樂的工具:音樂和不同脈輪的共振,去感受音樂在身體脈輪的共振狀態。

透過Guru的解說,彷佛更能在樂曲的激流中自在地泛舟,最後,整個活動在感動感激的法海中,大家徜徉在Guru所營造的無限的腦波中,達到生命最高層的共鳴共振。

就像Guru所言,當修行到某個境界,世間許多的法門都可以去“玩”,那些都是修行者的“玩具”。在Guru對修行的體悟和實證下,給大家展現一個修行者截然不同的法相,在Guru對修行的執著、對生命熱愛,以及對各種法門的深刻理解下,他展現出來的是親身實證出許多深奧的佛法理論,讓人在他不拘形式的另類修行風格中,看到了生命無限的可能,看到修行原來可以如此入世,修行的智慧原來可以讓人生如此豐富。然而,這些“玩具”在修行人的核心價值中,都是通向覺醒之路的一個法船,不會因此迷失本心。